【媽媽分享】當母乳媽媽遇上有心臟病的女兒

媽媽想以母乳餵哺女兒,但女兒因身體問題出生後便要馬上與媽媽分開

資料及相片提供/ Joan Wong母愛蜜語義工大使)

資料整理:Grace Li母愛蜜語義工大使)

文/ Vicky Tsang

Joan媽媽育有2個小朋友,2個女兒均以母乳餵哺,但餵哺歷程則非常不同!

Joan的大女兒首3個月以親餵為主, Joan重返職場後於上班時間泵奶,其他時間則親餵女兒,到女兒15個月大離乳,餵哺上沒有太大困難,但二女出生後,Joan面對了一個難題…

二女因為先天性心臟病,出生後立即送住NICU(新生兒重症監護室)。醫生觀察數日後認為女兒不適合親餵,需要以奶瓶餵哺以控制食奶量,Joan因此成為了「全泵媽媽」。女兒出生後便與Joan分開了,Joan初時擔心不能親餵會影響「上奶」,幸好她生產的聯合醫院護士們支持母乳餵哺,她們派發針筒給媽媽,讓媽媽可以用手擠出初乳,再由病房助理幫忙把初乳送到NICU給女兒。

  • 生產後立即母嬰分離,如何可以上奶?
    Joan有餵哺大女兒的經驗,模擬大女兒時的餵哺頻率,每隔3小時手擠奶一次。如果醫生評估過女兒情況理想,甚至可以到NICU親餵女兒。媽媽出院後NICU都有很長的探訪時間給家長,讓Joan可以與女兒多肌膚接觸及餵哺BB。
  • 餵哺初期有遇到困難嗎?她又如何解決?
    二女因為身體問題,吸吮及吞噬能力不及一般嬰兒,有時需要用杯或喉管餵哺,父母餵哺時需要付出更多心機及時間,亦要學習不同的餵哺技巧。另外,Joan的親餵時間可能會有其他爸爸在病房,她會向護士借來隔板圍著自己和女兒。
  • 當嬰兒仍在NICU,媽媽需要留意那些地方?
    當接觸嬰兒或餵哺時,要小心嬰兒身上的監察儀器,避免干擾或扯脫。而且
    NICU的嬰兒涉及不同醫療程序,每個嬰兒的餵哺時間或有不同,如果媽媽想親餵需要於指定的時間到達。另外,醫院設有泵奶器借用,但喇叭則未必有不同尺寸選擇,如果提供的喇叭尺寸不適合媽媽就需要自備了。
  • 要「坐月」,怎樣安排探望女兒?
    Joan出院後,家人關心她的身體康復情況,希望她好好「坐月」不要到醫院探望女兒。由於她是順產,傷口沒有特別痛,Joan選擇每天到NICU照顧女兒,其他時間則留在家中休息。
  • 有了餵哺大女兒的經驗,對第二胎的上奶及泵奶過程有沒有幫助呢?
    Joan說「一定有」,餵哺大女兒的經驗讓Joan知道BB本身的餵哺頻率,二女兒出生後,Joan模仿大女兒進食次數,首3個月每天泵奶8次以上,每次泵奶至乳房鬆軟,晚間亦會泵奶,以維持奶量及避免塞奶。隨著二女兒長大,Joan再慢慢按大女兒時的餵哺情況減少泵奶次數。有了大女兒的親餵經驗,Joan感到泵奶後仍有部份奶未能有效排出,因而發現了當時用的泵奶器可能不太適合自己,由於自己沒有太多泵奶經驗,她找到朋輩幫忙,向有經驗的媽媽取經。
  • 如何儲存泵奶給住院嬰兒?
    NICU對接收母乳有一定要求,首先必須使用指定容器(奶瓶/針筒/杯仔,每個病房都可能有不同要求);接收母乳的狀態亦有要求。Joan女兒的病房會接收媽媽於指定房間即時泵出的母乳,如果媽媽在家中泵奶,必須先把母乳結成冰。
    另一方面,基於衛生問題,病房中每次餵哺後剩餘的奶都會棄掉,病房工作人員亦不會將接收到的母乳分開餵哺,所以媽媽儲存母乳時適宜每個容器只儲存一次餵哺的份量。媽媽可以先向護士查詢嬰兒每次進食需要的奶量,由於嬰兒需要的奶量每天都可能會增加,媽媽可以預備比護士告知的份量多10ml,以便嬰兒食量增加時都仍然有足夠母乳。
    別忘記,每份母乳都需貼上寫有嬰兒資料及母乳製造時間等資料的貼紙。除此之外,病房對母乳狀態要求很高,只要當中有一點一滴溶化了也會拒絕接收,所以運送過程要非常小心。Joan使用保冷箱加上冰種,確保母乳在運送過程中不會溶化。
    *Joan女兒的醫院可以借用合規格的容器(不同醫院的安排及要求或有不同,媽媽可以向病房姑娘查詢)
  • 要照顧2個女兒又需定時泵奶,究竟如何分配時間?
    家人是Joan的好幫手。她日間有可靠的長輩可以幫忙照顧兩個女兒,通常她泵奶後會在下一次餵哺時餵給女兒,如果有母乳多出會儲存於冷藏格,餵哺完後將女兒交給家人掃風,她則爭取時間休息或小睡一會。零晨時份的2次餵哺,首次餵哺會使用日間數次泵奶時多出而儲起的母乳,暖奶的同時Joan則泵奶並存放於室溫,留待下一次餵哺時使用,省卻了暖奶的時間。Joan完成泵奶後交由「神隊友」爸爸接手餵哺,她則爭取時間小睡。女兒開始長大後進食時間相隔長了,母乳於室溫儲存放時間不能太久需要放到冷藏格保存,爸爸就需要預早暖奶準備了。
  • 當女兒在NICU時,媽媽的心情一定有點起伏,Joan如何處理自己當時情緒?
    Joan說自己「很幸運」,因為在懷孕20週進行結構檢查時,已經清楚確診了寶寶是有先天性心臟病,所以有充足的時間接受。她仍記得確診當天有一位護士長拿著一大堆單張給她和丈夫,簡單直接地告訴她:「媽媽,你這一胎比較多功課做啊!」。
    女兒在NICU時, Joan覺得首先要認清和接受女兒和自己的狀況,要有心理準備在日後的養育過程可能會充滿著無限挑戰。Joan環顧女兒的周邊,每一位NICU的嬰兒都是生命小鬥士,他們都是和女兒一樣奮戰當中,所以應該不只有她自己一人在懼怕。另外,NICU醫護人員的專業和積極,令到媽媽很放心寶寶由他/她們照顧。
    Joan當時想,心臟問題作為媽媽沒有辦法處理及協助,當時最能幫到女兒一定是母乳了。除了吸收率比奶粉高,女兒的身體狀況及在醫院留醫的環境更需要母乳中的抗體保護,這些是其他人都不能提供的。所以,Joan很樂意去頻密地泵奶,認為這是媽媽獨有的天賦,哭著泵、笑著泵,Joan選擇樂觀面對。
  • 女兒出院後,可以改為親餵嗎?
    Joan的女兒離開NICU後有不同的覆診跟進,見了不同的專科和兒科醫生,有些醫生認為女兒情況可以埋身,有些說不適合……
    試過好幾次覆診時間,帶備了一次母乳份量,但覆診等待時間太長,女兒餓了但沒有泵奶儲備情況下,唯有在醫院的哺乳室內嘗試親餵。
    另外有一次,女兒哭得很厲害,連平時專門負責抱的爸爸都不要時,她想到嘗試親餵,結果女兒不到5分鐘就睡了。後來因為平時較少親餵,女兒漸漸忘記親餵的技巧了。
  • 女兒長大了,現時的餵哺情況是怎樣?
    Joan的女兒剛剛28,個月大,她仍然有泵奶,但已經減至每天泵2次。隨著女兒開始長大,Joan亦需要照顧大女兒,為平衡各方面,她計劃再減到每天泵1次,希望自然地完成任務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