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手媽媽的惆悵:奶粉廣告如何影響母乳餵哺

一位新手媽媽剛剛完成第一次產前檢查。從母嬰健康院出來的時候,一直守候的阿姨簇擁而上,把奶粉商「媽媽會」的參加表格塞進媽媽手裏,並著她立即填妥,以換取禮物。

她平日經過健康院時也見到這些阿姨,心想這就是產前檢查的必經階段吧。登記了也沒有什麼損失,就填了。

回到家中,她收到早前網上登記參加遊戲時的禮物,是奶粉商送來的奶粉試用裝及育嬰手冊。她撫摸著自己稍微比平日鼓脹的小腹,細閱餵哺母乳的錦囊。對她來說,她沒有太執著要餵哺母乳還是奶粉,隨遇而安吧。手冊說得非常詳細,不同的乳頭形狀、餵奶前媽媽要怎準備、拿好奶瓶的姿勢、甚至幾點鐘要吃多少奶也說得清清楚楚。她滿意地合上書本。

老爺奶奶剛好來探訪,看到手冊封面的品牌標誌,說:「當年你丈夫也是吃這種奶粉。我朋友的孫子最近也是吃它,才六個月就已經24磅,很是肥肥白白。我留意一下藥房,減價時幫你先買幾罐吧。」

打開電視,剛好在播奶粉廣告。裏面的孩子都是圓圓胖胖的,聰明伶俐,媽媽也都是非常漂亮、顧盼自豪、超級有把握的樣子。

她回想上個禮拜去探剛分娩完幾個星期的公司同事,她身材還沒有恢復,衣裝不整,而且成天要抱著孩子,問她幾點要吃奶也回答不來,看起來好混亂。她開始有點擔心,自己也不是很懂得照顧嬰兒,又不知道自己會否夠奶。還是多拿幾家的奶粉樣品,有需要的時候就無需張羅了。

對於寶寶的來臨,她既興奮又期待,但對於自己能否餵哺母乳,內心還是忐忑不安。

在香港,由於鄰近地區對進口奶粉的需求量驚人,因此本地奶粉業營業額遠超一般地區。高收入國家每名嬰兒/兒童的平均奶粉銷售量為19.9公斤;該數字在香港為259.6公斤![1]

正因如此,以致奶粉業能投放於廣告的金額亦十分驚人。本地奶粉廣告支出增長迅猛,在過去10年增加了12倍,還未計入奶粉業在媽媽會等其他非廣告推銷渠道投入的資源。[2] 單是在最主要的免費電視台,奶粉業長年是廣告收入來源的第一或二最大來源,就算是「限奶令」在2013年實施後仍穩佔第一。 [3]

鋪天蓋地的奶粉廣告,通過以下四種方式影響母乳餵哺:

一、社會規範(social norms)

每天打開電視、走在街上,大家滿眼都是奶粉廣告。人工餵哺,亦即人類嬰兒吃第二種物種的乳汁、並從人工容器吸奶,被塑造成很「正常」、很科學的事。另一邊廂,母乳餵哺卻被塑造成要躲入房間、用圍巾包牢才能進行。

二、餵養態度

不論媽媽選擇餵哺母乳還是餵哺奶粉,她都可以是個好媽媽。這一點絕無疑問。

然而,對母嬰和社會的健康和經濟來說,母乳和奶粉並非平等的選擇。奶粉商近年積極挑起媽媽之間的爭端,暗示「奶粉媽媽受到歧視」,就是為了令社會大眾和新手媽媽覺得,母乳和奶粉本質上是一樣的,都是一樣的好,不應討論。

三、媽媽信心

媽媽有很多原因導致放棄母乳餵哺,而奶粉商就對正這些疑慮下藥。

奶粉廣告通常著重描述奶粉怎樣解決困難:寶寶哭餓、腸胃毛病、睡眠質素、營養成分等 [4] ;但實情是,母乳在這些情況都比奶粉優勝。

研究亦顯示,奶粉廣告往往加強突出餵哺母乳的困難,導致媽媽也預期自己會失敗。 [5]

四、餵哺選擇

大量證據指出,一個國家的奶粉廣告越盛行,或者媽媽接觸到的奶粉廣告越多,母乳餵哺率就會越低。[4] 但這種影響通常不會發生於早已決定要餵哺母乳的媽媽身上 – 最受影響的是在「邊緣」的一群,尤其是初次當媽媽、知識較少的人。 [6]

願意細讀本篇文章到此的朋友,很可能從不理會奶粉廣告;然而,你並非奶粉廣告的對象,而社會上的確有很多人會受奶粉廣告所影響。

嬰幼兒餵哺是對母嬰健康、整個社會公共衞生極重要的議題,與一般消費品不一樣。在有限的公共資源下,政府、志願團體沒有資源去抗衡奶粉業的龐大宣傳開支。父母的資訊應該來自持平、專業的源頭;而《香港守則》亦包括足夠的條文,確保奶粉商能為顧客提供真實、準確的產品資訊。

根據衞生署調查,64%受訪者接受禁止0-36個月奶粉以廣告宣傳,並有77%接受不允許奶粉商提供母乳餵哺資訊,主要原因是認為奶粉宣傳不實,而且已有足夠持平可信的資訊來源。[7]

我們誠邀大家加入一人一信聯署,要求政府即時實施《香港守則》,向改變香港的餵哺風氣邁出重要一步。

2017.03 Code education – 1
2017.03 Code education – 2
2017.03 Code education – 3

 


[1] 高收入國家每名嬰兒/兒童的平均奶粉銷售量為19.9公斤;該數字在香港為259.6公斤。Baker, P., Smith, J., Salmon, L., Friel, S., Kent, G., Iellamo, A., . . . Renfrew, M. (2016). Global trends and patterns of commercial milk-based formula sales: Is an unprecedented infant and young child feeding transition underway? Public Health Nutrition, 19(14), 2540-2550. doi:10.1017/S1368980016001117
[2] admango 數據庫
[3] 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年度報告及期中報告
[4] Piwoz EG, Huffman SL (2015). The Impact of Marketing of Breast-Milk Substitutes on WHO-Recommended Breastfeeding Practices. Food Nutr Bull. 2015 Dec;36(4):373-86. doi: 10.1177/0379572115602174
[5] Parry K, Taylor E, Hall-Dardess P, Walker M, Labbok M (2013). Understanding women’s interpretations of infant formula advertising. Birth. 2013 Jun;40(2):115-24. doi: 10.1111/birt.12044
[6] Kaplan DL, Graff KM. Marketing Breastfeeding—Reversing Corporate Influence on Infant Feeding Practices. Journal of Urban Health : Bulletin of the New York Academy of Medicine. 2008;85(4):486-504. doi:10.1007/s11524-008-9279-6
[7] Survey on Mothers’ Views of Formula Milk Promotion and Information on Infant and Young Child Feeding, 香港衞生署家庭健康服務,2013

發表迴響